哈啰电动车续航怎么样?上班族用有没有推荐的款式?

这是共享电单车最后的决战。

留下一地鸡毛之后,共享单车已基本淡出了公众的视野,然而隐藏在一片废墟之下的是,共享单车行业并没有完全消亡,共享单车企业之间的战火顺着共享单车的藤蔓,烧向了共享电单车行业。

近日,共享电单车企业上市传闻甚嚣尘上。有消息称,松果出行计划今年赴美上市,募集资金预计3亿美元,并已选定等投行为其安排IPO事宜。

而在不久之前,知情人士透露,哈啰出行将于今年第二季度初赴美上市,募资额在20亿美金左右,中金、瑞信和摩根士丹利将为其提供顾问服务。尽管两家企业并未就传闻进行正面回复,但却让共享电单车领域再度站在了风口之上。

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显示是更适合1-3公里的短距离代步工具,省时、省力的特点也给上班族和有短距离出行需求的用户带来了便利。

除此之外,这也是一个极具生命力且充满变现可能性的战场。

来自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共享两轮车用户数约为.cn)投资界处理。】

您的位置: → → → 享骑电单车(上海共享电动单车官方版) v3.0.1

请使用二维码扫描下载到手机

原标题:从风口到十字路口共享电动车驶向何方

随着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贴身肉搏后“死伤”大半,从2020年开始,处于风口之上的共享电动车卷土重来,哈啰、青桔、美团等品牌纷纷抢滩青岛,一度形成“群雄争霸”的局面。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岛城街头已鲜见共享电动车的身影,而在城阳区双元路一废旧厂区大院内,数千辆共享电动车却在“沉睡”。

 (城阳区双元路一废旧厂房大院内,成千上万的电动车在沉睡。来源:半岛都市报)

从昔日的风光无限到如今的“芳踪难觅”,不少人发问,共享电动车为何踩下“急刹车”?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多家共享电动车公司,并走访城阳、即墨和莱西等地,对共享电动车的发展现状展开调查。

“我是在青岛高新区工作的一名普通员工,自从去年共享电动车投入使用以来,让我们这些上班族感受到了方便。可是近段时间以来,哈啰电单车全面取消,青桔电单车也所剩无几,听到很多上班族抱怨,说以前多方便,现在真不方便。请领导考虑下再次投放共享电单车,给大家带来方便。”5月21日,一位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下留言。

“原来路上有不少共享电动车,但是后来,这些电动车像是一夜之间消失了。”近日,多位城阳区市民向记者反映这一情况。记者走访发现,在城阳区特别是靠近地铁站、公交站的地方,共享单车仍随处可见,但是共享电动车却销声匿迹。5月26日,记者在共享电动车使用频率较高的高校及其周边区域采访时,仅在青岛农业大学位于春阳路的南门,发现一名女生推着一辆没电的共享电动车走进校园。

“作为每天通勤的上班族来说,地铁站到家的最后几公里,一直是让人犯愁的问题。面对这种短距离出行,共享电动车是很好的补充。”家住城阳区的赵女士介绍,之前骑共享电动车回家很方便,现在车子撤走后,打车成本太高,公交又不太方便,如何省时省力地回家成了一件愁事。

尽管在城阳区共享电动车难得一见,但是在一河之隔的即墨区,共享电动车却还有不少。在墨水河北岸即墨区的城马路上,记者发现多位骑共享电动车的市民。在路边的一个停放点,摆放着多辆***的美团共享电动车。记者注意到,这些电动车摆放随意,多辆电动车的脚蹬破损、掉落,有的电动车车链脱落,还有两辆车座破损,被人用胶布粘了起来。记者扫码试骑,电动车可以平稳上路行驶。

6月1日,记者在莱西市采访时,看到有青桔共享电动车还在使用中。当天中午突降大雨,几名年轻人骑上共享电动车赶路,不但速度较快,而且原本仅供一人骑乘的电动车,还出现载人的情况。

原本街头常见的共享电动车去了哪里?

近日,有网友发布视频,在城阳区一处废旧厂区的大院里,发现了数千辆共享电动车。“这些电动车为什么堆放在这里?太浪费资源了!这样风吹日晒,看着怪可惜的。”不少网友留言。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记者找到了这处废旧厂区,从远处望去,宽阔的大院里,黑压压一片都是共享电动车,有数千辆之多。厂房门口一位保安介绍,里面的共享电动车已经放置两个多月了。记者注意到,电动车上印有“青桔”“滴滴金融”等字样,绝大多数非常新,不过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尘土,还有的车辆挂有“故障车辆”的标识牌。

随后,记者与青桔共享电动车在鲁东区域的合作商取得了联系,相关负责人李经理告诉记者,对于岛城街头共享电动车越来越少的情况,他也很无奈。

“我们也没办法,说实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继续干。”李经理表示,青桔共享电动车2020年经招商引资进入青岛,前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目前因为政策变化,停放的共享电动车将撤出青岛,公司会转到周边的日照、潍坊等城市投放。

李经理介绍,前期公司在城阳区投放了10000多辆青桔共享电动车,在崂山区投放了1000多辆,目前已经回收了10000多辆共享电动车。他坦言,如果放开投放,在青岛整体投放10万辆问题不大。

“城阳区一个地方,最多的时候共享单车加共享电动车一共6万辆,秩序就非常乱。”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在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发展之初,为了抢占市场,各大企业无序投放,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很大的难题。经执法部门一番清退之后,秩序虽然好转,但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老百姓发现没车骑了。

“这个平衡点怎么把握?企业之间应该是良性竞争,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个区出现投放6万辆的情况,就是因为没有明确的管理办法,一家公司投放了,影响到另一家的订单,那另一家也跟着加大投放。”这位业内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岛城共享电动车市场,哈啰、青桔和美团等头部企业已纷纷收缩“战线”。哈啰出行公关部山东负责人卓泽群介绍,前期哈啰共享电动车在城阳铺得比较开,自4月1日城阳区的执法部门发布通知后,现在基本上已全部撤掉,道路上也许还有零星分布,一般是“失联车辆”。卓泽群表示,后台显示,哈啰共享电动车目前主要在即墨区、西海岸新区和胶州市还有部分车辆。

6月3日,记者登录哈啰出行APP发现,哈啰共享电动车的运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即墨区和城阳区青岛农业大学附近道路,其他区域显示“不在服务区”;在滴滴出行APP中,青桔电动车显示在青岛各个区市都有一定的运营范围,但却显示“附近暂无车辆可用”;记者在美团出行中查询发现,美团电动车的运营范围主要在红岛、即墨区墨水河沿岸以及西海岸新区部分区域,其他区域显示不在运营区。[来源: 编辑:光影]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哈啰折叠电动车质量怎么样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