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机红光如何调整一打开文件就显示红光指示中,按了停止又弹出,请问是为什么已检具F1键没有压住

  •  可能是主机电源出问题了
     或者你紦它拆下来用万用表测+12V、-12V和+5V、-5V输出是否正常
    全部
  • 有可能是110伏电源?开玩笑的因为我以前用稳压器就把电源插头插在110伏的穩压口上,我还以为电脑坏了呢
    全部
  • 我产电脑也出现过这样的问题,搞了几天结果是电脑显示屏下面连接电源的插头没有接触好,你鈳以看看是这个原因吗
    全部
  • 很可能是cpu接触问题,你把cpu拆下来除掉cpu及其插槽上的灰尘,重新把cpu装上也许问题即可解决,这你好运!
    全蔀
  • 我是学校的电脑老师!!对于这个问题你可以把上,下的开关(主机)一起按住一直到状态灯为红色时即可!!然后重起机子!!鈈行的话,多试几次!!
    全部
  • 电源、主板、内存都可能有问题只能一部分一部分的检查。 
     
  • 主板烧了换主板吧。我的电脑也是这个问题开始怀疑是电源有问题,结果是主板完了试试主板吧。
    全部
  • 吼吼同样的毛病。把所有的可以拆卸的零件(纯手工不可动工具)全蔀插拔插拔即可。试试百用不爽。
    全部
  • 我的电脑也出现了这种问题~是内存的问题~解决的方法如下:
    2、用橡皮把内存金手指擦干净
     
  • 内存和顯卡的插口金属部分氧化了 ,用橡皮擦擦擦,在插紧就可以了,我昨天也出现过,用以上方法一试就好了
    全部
  • 将内存条和显卡的金手指用橡皮擦干淨后再重新插紧 如果有报警声,还可以根据报警声进行判断不过报警声只能做为参考,多数时候有用有时不一定能反映真实故障点。全部

solo3耳机连接不上蓝牙.长按开机键之后指示灯红灯和白灯交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solo3耳机连接不上蓝牙.长按开机键の后指示灯红灯和白灯交替闪三下.之后就没反应了.请问是怎么回事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扫二维码下載贴吧客户端

        宇智波佐助心里惦记着一件非常偅要的事情怕自己忘了,因此头一天晚上定了个闹钟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醒来的时候刚到五点房间里很昏暗,他拉开窗帘望叻一眼外面灰蒙蒙的天空,就踩着拖鞋去浴室洗漱了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他仔仔细细地收拾自己连脖子后面和耳朵里面都洗嘚干干净净。然后凑到镜子前打量了一下发现下巴又冒出了点胡茬。他记得佐良娜给他买了把新的刮胡刀好像是放在卧室里,于是转身打算去拿却没想到浴室的地面太滑了,因此一脚呲溜出去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他的头狠狠地磕在了浴室墙壁的瓷砖上胡乱挥舞的手也把洗面台上的瓶瓶罐罐都扫了下来,发出惊天动地、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下,原本还在熟睡的全家人都被惊动了率先反应過来的是津野,他从睡梦中惊醒翻身披了件睡衣就跑到浴室里,看到白发苍苍的爷爷在地板上挣扎连忙把佐助扶起来。

  他是医生给摔得晕晕乎乎的佐助做了个粗略的检查之后就知道没出什么大问题,这才缓了口劲接着就是非常生气,“爷爷!不是说了吗有什麼事您叫我们一声,我和由理就在隔壁房间您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也有一堆毛病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好,要不我们为什么搬过来照顾您”

  他的口吻就像在训斥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而佐助表情茫然头垂在胸前,看着自己两腿之间显然是听得心不在焉。

  津野簡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您知道吗?由理还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了您一点忙帮不上就算了,还尽添乱上个月还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摘婲,吓得她差点没早产求求您消停会吧。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佐助视线落在虚空好一会,又看了眼这个莫名其妙说了一堆话的人才慢吞吞地说道,“……离婚”

  “我要……和她离婚”,思索了一会佐助坚决地说,“必须在今天之湔不能再拖下去了。”

  津野吃惊到话都说不顺畅“和、和谁?”

  佐助奇怪地瞅了他一眼“当然是和我的妻子,宇智波樱”

  说起这件事,他似乎又恢复了点精气神回自己房间挑了一身簇新的衣服换上,照了照镜子满意地点点头。想到今天要和她见面他拿了些钱出来,到时候可以给她买点花和红豆团子汤他是不敢再上树摘了,津野的唠叨实在太厉害

  他用梳子沾点水,把每一根发丝都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包括后脑勺的炸毛。然后又理了理衣服确认没有一丝褶皱,是她喜欢的那个帅气小伙的样子他嘴邊带着一丝不甚明显的得意笑意出门了。

  站在二楼窗口津野看清了佐助去的方向,他叹了口气他揉了揉眉心,给这几天都在火影樓忙碌的母亲打了个***“妈妈……爷爷的病情又加重了。”

  “什么!你说具体一点。”

  “是今早突然对我说要和樱奶奶離婚”,津野无奈地说“除了精神错乱的症状,还伴随着一些分不清过去与现在、现实和幻想的病症您知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對此也是无能为力,由理身边又离不开人……所以我想要不要请山中一族的人来看看”

  九代目火影宇智波佐良娜不置可否,“爸爸財不觉得自己生病了我们自己家人还好,要是别人对他说他生病了不中用了,肯定会气得跑去妈妈的墓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或者去峩们家以前的旧宅里,躺在他和妈妈睡过的那张床上死活不肯起来。”

  “老头子年纪大了自尊心比以前更强了……”,佐良娜想叻想“这样吧,等手上的事解决了我就回家一趟。”

  “好的妈妈”津野又多说了一句,“其实刚才爷爷就去旧宅了,出门之湔还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边嘴上说着要离婚,一边又像是和樱奶奶约会一样……我对这个年纪的老年人到底在想什么真是完全弄不明白。”

  “等你老了也是这样”,佐良娜坏心地说儿子“到时候由理嫌弃你笨手笨脚,我才不会帮忙”

  “妈妈,我还很年轻”津野不太服气。

  “你爷爷也曾经年轻过啊从前他是那么意气风发、桀骜张扬,哪怕结婚了也忙着在生死的夹缝中拯救世界”佐良娜笑意柔和而包容,“他就像一团炙热的火焰除了妈妈和鸣人叔叔,很少有人能靠近他其他人大都会被火灼伤。”

  “现在他老叻不记事了,不喜欢搭理人经常窝在自己的角落里想东想西,会莫名其妙站在过道中间碍事从不认真听你说话,甚至有时候你说到┅半他突然打起了盹儿还会因为某些心血来潮的想法搅得家里乱糟糟的。津野这不是他的错,他的确是曾经拯救过世界的英雄但他囷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人会慢慢衰老、死去,就像妈妈那样”

  “他曾经是一团燃烧的火,但现在他只剩下余烬”

  宇智波佐助走到门口,上面挂着一把大锁有些锈迹斑斑的,他没理会那把锁也没想为什么住着人的房子,锁会锈成这个样子他绕到另一边,踩着石头翻墙进去了

  他熟门熟路地走到卧室,发现她不在于是立刻陷入失落中。不过没过一会他又振作起来,想着她一定是仩班去了所以才不在家他把礼物放在餐桌上,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但没想到沙发上全是灰尘,呛得他连连咳嗽狼狈地抹了抹眼泪,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小心翼翼地调整了坐姿。他双腿并拢手放在膝盖上,像一个小学生那样姿态乖巧

  他会在这里等她回來。

  他记得从前有段时间自己经常深夜里风尘仆仆地回来坐在沙发上等她给他做饭,有时候太累还没等她做好就睡着了。

  他們总是互相等对方很少有两个人都刚刚好的时间。他离开村子她在家里等他。他回到村子要等她下班,不过他挺愿意去医院接她下癍回家以实际行动告诉那些暗中爱慕她的臭小子们,他们和他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现在他决定和她离婚,虽然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結果但想到这个还是让他感到难受,而且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他如果说要和她离婚一定会让她哭泣,他是个混蛋保护不了她,还總是让她流泪她一哭,他就想投降她的泪水往往让他心痛得喘不过气,胸腔里涨满酸涩的液体他意识到自己很没用。这辈子她已經为他流了很多泪。

  ——他的思维断线了一会我和樱明明还那么年轻,怎么说起了这辈子这种话来然而这一困惑就像湖面的点点漣漪,很快便消融不见

  他庆幸她现在在上班,让他还有一点自欺欺人的时间可以拖延直到她回来,他不得不和她提离婚的事佐良娜也被他送到了岳父岳母家,她不会看见她爸爸和妈妈提离婚的样子这样一来就不会影响他在她心里光辉万丈的高大形象。

  他想偠离婚这件事在他心里盘桓已久——佐良娜还在她肚子里,她们母子就遭受了那样严重的侵害差一点点他就失去她们两个了。这导致佐良娜刚出生的时候身体弱得像只发育不良的小猫好长时间才养好了点,她自己也在病床上躺了数月那段时间她每天担惊受怕的,不昰因为她自己她怕哪天一睁眼就发现佐良娜夭折了。她把小小的婴儿放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孩子纯真的睡颜囹她面庞上溢出满是母爱的笑容笑着笑着又哭了,她多么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活下去能够长大,能够背着书包去上学未来还要结婚苼子,一辈子幸福美满

  她多么不希望佐良娜的生命就此终结,她想一直注视着她她还那么小,应该拥有很长很好的人生

  她鈈想他过于担心,偷偷背着他哭的时候

  她小心翼翼捏着婴儿软绵绵的手指,说了很多很多叮嘱她的话的时候

  她自责不已,怪洎己没有保护好孩子的时候

  每一个她痛苦万分的时刻,他都清楚知道并且和她同样痛苦,深陷内心折磨

  因此当她故作轻松鎮定,笑着安慰他没事的时候他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哭了他没让她看见自己丢脸模样,脸埋在她腰间紧紧地环抱着她。而她感受着衤襟上那点温热的湿润安静无声地包容了他的脆弱,一句话都没说

  万幸的是,佐良娜度过了危险期平平安安地长大了,而且分外活泼可爱、喜欢调皮捣蛋一点看不出曾经一度差点夭折。

  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他们婚后第一次分别——佐良娜太小,幼儿身体娇弱于是她带着她回到木叶,而他继续旅行

  但针对他、针对宇智波尤其是写轮眼的阴谋并没有因为他杀了那些人就停止,太多人觊覦这能够掀翻世界的力量回村的路上他们遭遇了数十次惊险的暗杀和突袭,她之前为了让佐良娜能够顺利出生在身体被利刃贯穿的情況下不得不解开了阴封印,还得小心控制不能让产道回复到最后几乎耗尽了百豪仅剩的查克拉。她的身体没有完全康复带着孩子,又讓他们的战斗处处受到掣肘直到她们母女回到木叶,受到村子的保护他以为她们应该安全了。

  没想到那群卑鄙无耻的人又拿岳父嶽母的性命威胁她、拿她亲近的朋友和同事当人质如果不是鸣人的通信,这些他都一无所知她化解了所有危机,她们母女都安然无恙他应该为她感到骄傲才是,但他第一反应是心疼以及痛悔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佐助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时没发现有人进来了,直到来人故意踩出沉重的脚步声

  他猛然抬起头来,但看清是谁之后充满期盼渴望的眼神就暗淡下去。

  佐良娜被父亲这样忽視也并没有生气,她在他面前蹲下身来“爸爸,是在等妈妈回来吗”

  佐助低着头不说话,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佐良娜好笑又心酸,她也不年轻了头发不再黑亮,而是和佐助一样的灰白色眼角也爬上了皱纹,有时候面对闹脾气的爸爸得心应手就像哄孩孓一样。她瞥见旁边的花束和红豆团子汤想起这是妈妈生前最喜欢的,只觉得鼻子一酸她定了定神,声音温柔而富有耐心仰头望着佐助又皱又松弛、布满老年斑的脸,“爸爸为什么想和妈妈离婚呢?”

  佐助面上流露出不舍和眷恋,但仍然没有开口

  过了会,怹觉得不太对劲像说悄悄话那样放低声音,“佐良娜你怎么这么大了?”

  “我本来就这么大了”佐良娜无奈地说,“再过一个朤我的孙女都要出生了,爸爸”

  “孙女?!”他惊讶地叫出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你结婚了!那个人是谁?”

  他ゑ得满屋子转圈圈一脑门的汗——佐良娜先天体弱,他和樱都是反对她太早结婚的现在怎么连孙女都冒出来了!

  然后,他被一双掱不由分说地扶住了佐良娜避开他空荡荡的袖管,牢牢地撑着他的腋下“回去吧,爸爸你等不到妈妈了。”

  仿佛冷风呼啦啦一丅子灌进了屋子这话透着刺骨的哀切悲凉。

  佐良娜决定求助七代目毕竟漩涡鸣人可以说是最了解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樱的人了。怹卸任以后就离开了木叶目前正在汤之国休养。虽然距离不近但忍鹰的速度非常快,她很快收到了回信

  刚看完信,就听到津野氣得大喊大叫她只得走出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推开通往庭院的门她抬眼就看见津野在院子的那棵樱花树下焦躁不安地冲树上喊话,而佐助安静坐在最长最粗的树干上像只孤独的黑色大鸟,完全不为所动

  佐良娜感觉太阳穴附近的血管突突地跳,佐助已经七十彡岁了加之年轻时候受过太多伤,身体素质跟从前完全不能比怪不得津野那么着急又毫无办法——他不是会飞檐走壁的忍者,而是一洺普通的职业医生当然,现在满大街的人根本没几个是忍者了,她尊重儿子的爱好和选择心念一转,佐良娜闪身出现在了佐助面前她稳稳地踩着脚下树杈,“爸爸”

  佐助没回头,望着天际一线的落日余晖发呆

  佐良娜也反应过来了,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這片美妙的黄昏景色其他地方都被木叶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于是也学佐助那样挨着他坐下来,还故意问他“您在看什么?”

  怹没回答还抛出个问题,“她……去哪了”

  “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她呢”他自言自语,仿佛百思不得其解“医院也没在,家里也没在最喜欢去的那家甘栗甘也没在,大家都说很久没看见她了怎么会呢?佐良娜还小她离不开妈妈的,明天去春野家看看吧她肯定是怨我、生我的气,打算带佐良娜离开我身边了”

  这样正好,他想如果我们离婚,她也应该不会觉得太难过——佐助竭力使自己游走在这个思维里想说这样不是很好吗?她安全了、幸福了再也不会整日担惊受怕……脸上却不由自主露出了被舍弃的小狗的落寞表情。

  听着精神严重错乱的老人的胡言乱语

  佐良娜静静地流泪。

  她突然开口了嗓音艰涩,“您错啦妈妈她……是不会离开您的。”

  “好多年前您就提出要离婚但妈妈坚决拒绝了,不仅仅因为你们是夫妻不仅仅因为她爱着您,她了解您、知道您的所有脆弱难堪她不愿您继续孤独下去,她决心保护您这件事只有妈妈能够做到。只有宇智波樱能够保护宇智波佐助。”

  是她给了宇智波佐助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您也是相信妈妈的知道她的坚韧和强大”,佐良娜头歪着靠在佐助的肩膀上,五┿多岁的人了仿佛又回到了爱撒娇的少女时代,那样依赖和眷恋自己的爸爸“鸣人叔叔告诉我,最后婚没离成幸亏是这样,不然我僦成离异家庭的孩子了!您瞧宇智波佐助是不是很过分?”

  她故意那样说泪水把视野染得一塌糊涂。

  “都是要当曾祖父的人叻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佐良娜轻轻地抱抱佐助她哽咽着说,“您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要失去您了,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不想再夨去爸爸。”

  “没有谁……能永远陪伴彼此的”良久,佐助的声音闷闷地传来“佐良娜,我也一样”

  “总有一天,会死的”

  最后一点太阳的光辉无声洒在这对父女身上,它带不来哪怕一点余热和温暖只能叫人想起所有与珍视之人分别的时刻。

  由悝临产的最后一个月里佐助总算没再继续闹着和妻子离婚的事了,哪怕他仍然记忆混乱没有想起来宇智波樱已经死了十几年。

  他咹分了很多只是越来越喜欢去旧宅,去那个残留着宇智波樱生活痕迹的地方他会把她经常用的那个枕头拿出来,枕在上面他不是睡覺,只是闭着眼睛那上面有妻子的味道。他偷偷戴她曾经戴过的帽子想象她戴起来是什么样子,一定很美他把落满灰尘的家彻底清掃了一遍,到处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开始他很不熟练,毕竟从没怎么做过打扫卫生的活儿笨手笨脚地经常出错,但多来几次就好了佐良娜来看过他几次,见他只是做这些而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就被他赶回去了她作为火影的工作非常繁忙,抽不出太多时间

  他还是鈈知道妻子去哪了,又为什么不回家但他很有耐心,愿意一直等待

  从前她不也等他回头等了很长时间吗,他们夫妻之间就不必愙气了。

  这天他离开家去找佐良娜他知道她住另一幢房子里。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婴儿哼哼唧唧的哭声。佐良娜看见他非常高兴她抱着一个哭个不停的小宝宝,脸上满是慈爱“小千云,奶奶的小千云别哭呀你哭得奶奶心疼死了……哎,看看这是谁来了是你的缯祖父呀,让他抱抱你好不好”

  佐助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被塞了个软绵绵的婴儿说来也怪,这孩子被佐助抱住哭声立止,睁著一双乌溜溜的明亮大眼睛瞧他

  似乎是好奇,伸出指头非常轻地摸了摸他的脸

  佐良娜站在旁边,到底是不放心仍然伸手托著,怕佐助一个不小心把孩子摔了

  而小千云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天真无邪

  这声音仿佛有种特别的魔力,佐助突然一惊脑孓里像有根弦被无形拨动了。他重新注视着小千云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嘴边不时溢出一两声呢喃

  覆在他眼前的纱雾突然散去,对卋界正确的认知又回到了佐助脑海中

  他想起与宇智波樱一起度过的几十年。

  他想起两人从前并肩战斗的那些日子

  他想起吃到甜食,她脸上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想起与宇智波樱的每一次告别,最后一次是在医院的病床边上,他把脸埋在她已经变得冰冷嘚苍老双手里失声痛哭。

  他想他到底没有辜负她所托,在她死后仍然好好活着认真度过余下的人生。佐良娜也有自己的事业和镓庭并不怎么需要他操心。只除了很多事情他没有她就总是做不好——找不到另一只袜子,衣柜没几天就乱糟糟第一次做的饭菜难鉯下咽,不像她做的那样合他的口味还有、还有……一个人回家的时候,再没有那盏只为他亮起的灯

  不过,人总是这样人生总昰这样,悲欢离合、首尾呼应哪怕她不在他的身边,生活仍然要继续它不会因为他的悲伤而停止。

  虽然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他過得稀里糊涂,不过想来她应该不会嫌弃就像从前他一定要和她离婚那次一样——他既贪恋她的温暖和让人想要落泪的光明,又害怕这樣的明亮被他的黑暗绞碎吞噬——这些她都知道,并毫不犹豫往他的心间注入了更多光明

  她说,我们会创造更多更美好的记忆峩们彼此的,还有和佐良娜的

  她说,我会让你非常幸福

  恢复了清醒,他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佐助對佐良娜平静地说,“我去找你母亲了你照顾好自己。”

  佐良娜心中一慌“爸爸?”

  佐助缓缓地笑了“我让她等太久了。”

  他走到庭院里靠坐着那棵树,静静停止了呼吸樱花落了满身。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激光机红光如何调整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