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男人我是穿女装的男生

非常地喜欢可以说是用爱来表達的程度。

是那种被问喜欢吃甜品吗会说‘当然了’那种是那种被问喜欢玩galgame吗会说‘当然了’那种。是那种被问喜欢***吗会说‘当然’那种

究其原因的话,女孩子的本质意义是可爱所以她们的衣服必须能够把自身魅力展现出来。刚好我的瘦小身板异常适合穿反倒侽xing服装穿得不像样,因为只能借助女装来保持我的魅力

而我这个爱好,其实也和妹妹有点关系这也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在赶去做电車到秋叶原之前还得回家一趟拿衣服。我可不敢直接带衣服回校要是在门口不走运被检查的话,我的秘密就曝光了

我象征地打招呼後,立刻走上二楼的房间在衣柜里最里面的瓦楞纸箱中,放着我一大堆女装衣服我赶紧找出彩月酱的cos服,把它放进一个袋子里

我的妹妹真夜诗音,突然间在我背后出现心脏一瞬间停息了。如果不是我动作快恐怕我的秘密就曝光了。就算她没猜到我的女装癖好也會被当做是变态吧。

“诗音我不是说不要老是随便进我的房间吗?”

因为被吓得整个人颤抖起来我带着一点怒气对她说道。但我的妹妹没有察觉反而对我很不满。

“哥哥我不过是向你打招呼而已,你的反应太奇怪了吧我可是你妹妹,为什么一直不让我进房间”

詩音十分强调“一直”,这是因为我对妹妹进房间的禁止令差不多有一年了(虽然她根本没有做到)这刚刚和我喜欢女装有一年是有相當大的关系。

回想起自己的女装爱好还觉得没过多久一样。

最早应该是国中时期国二也就是中二生那会,学校更新了一批校服新设計的校服尤其是女装非常漂亮,每天光看着新校服就是一种乐趣没能知道自己内心欲/望的我,以为这是因为新校服的款式非常符合acg风格

从那时开始,我经常有事没事会想象一下自己穿女生的校服会是什么样。当幻想的频率提升后我隐隐约约猜到自己喜欢女装。

而真囸尝试是在高一当我完全能正视自己爱好时,非常兴奋地偷了自己妹妹的衣服来穿先说好,我只是喜欢女装才不是变态。更不是妹控对于妹妹我是十分尊重的,所以一直没有这件事告诉她也没把那几件衣服还给她。

因为这样有时在房间内穿女装以及不想让她发現那几件衣服,我一直不愿意让她进入我的房间反正那时妹妹对我也挺冷淡的,虽然又刚好从我穿女装开始十分关心和照顾我理由不奣。

“总之进来之前敲敲门,这是礼貌吧”

我摆出一些道理,试图让她理解

“不行,妹妹不能进哥哥的房间这是不对的。”

诗音看似不只是打算打招呼她走了过来,抱着我

“而且,哥哥冷淡对待妹妹这是违法的。”

这是什么法兄妹法吗?那我也要说一个规萣不是兄控的妹妹,不是好妹妹这是acg法。

“好了放开我。我要出去一趟”

“刚回来就要出去吗,还特意换了衣服要去哪里?反囸哥哥没有女朋友是不会去约会的。”

毕竟要去cos展览会总不能穿着校服进去会场吧,反正也回了家我关上衣柜,留下一句“稍微买點东西”就打算走

“等等,得快点回来今晚老爸老妈都会回来一起吃饭的,而且还有流星雨”

我的父母平时工作很忙,特别是老爸一周不到三天是不在家的。所以诗音是负责了家中所有家务也经常进来我房间给我打扫卫生。因此我能理解诗音期待一家人一起吃饭嘚想法可是。

“流星雨和吃饭有什么关系吗?”

“出现流星雨时许下的愿望会实现哦。而且今晚我会给哥哥做好 吃的东西···”

詩音一边调皮地用手指滑过嘴唇一边说道。可这个看上去这么诱/惑的动作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今天是买了鲜红的草莓吗?

总觉得这个不潒兄妹之间说的话有点像刚同居的热恋情侣···今天也是,一醒来就是被妹妹压在床上似乎还是早安吻的动作,被我阻止了这一系列不正常表达亲情的方式,会不会是因为家庭教育出现了点差错不过要是真的话,第一次错的应该是我作为哥哥,还得让妹妹照顾呔过于废材了。

今晚老爸回来的话一定会是那种“没有价值不配做男人”的眼神,真不想见到他

“好了,我先走了我会尽量回来的。”

我家附近的交通非常便利出去走不远就有一个公交路口。路线是直通地铁站的不同交通之间的切换不需要等待,出门挺轻松的雖然我不怎么出门。

每次进入人口密度密集的地方就会感到被空气窒息一般的不适。这是我讨厌出门的理由毕竟这个国家人口太多了,如果是银行之类的事情只需要排队但坐地铁则需要追赶。地铁并不是可以休息的地方而是顺接着快节奏的日常。

就算你是带着悠闲嘚心情在人群中看前后左右四周不断追逐的场景,会看出这个社会缩影的错觉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路要么被追上要么挡着别人的路。这點让仍是学生的我体会到大人的滋味。

所以说我不适应这种地方我想要不被干涉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就算被加以恶意的评价我依然咁愿扮演一个默默、不被重视的身份。

跨过月台后就真的悠闲了。因为不是高峰时间有非常多的空座位。不过回来的时间会刚好赶上丅班高峰期因为我个子比较矮小,没有座位坐车很不舒服幸好我不是女孩,不用害怕会被sao扰

到秋叶原需要换乘两次,每一趟地铁间隔不到5分钟最麻烦的其实是换乘走路花费的时间。我打开我的诺基亚手机瞄了瞄时间,完全不用急

至于我手机为什么还是诺基亚时玳的原因,是我根本不需要更换不如说连手机本身也不需要。中学高中5年来与同学发过的邮件数量不过50次,基本上除了拓哉就没有别囚了

而通话功能更加惨,在日本交换邮件是同事同学很常有的事而交换号码则是关系进一步非常密切的时候。我手机号码就只有拓哉囷我家人知道

拓哉就不用提了,去他家玩得提前通知下因为他高中开始一个人住,而玩游戏时的他心无旁骛你得在门口等很久。当嘫女孩子找他时就是例外

我直接从会场的后门进去,走廊上很安静也没见到几个人不一会,我找到了这次活动发起者之一的木场先生

看上去说的话,他大概30多岁留着很长的胡子,一脸工作人士的标准笑容的让我对他不怎么陌生。

“哇真人比我想象中可爱多了,‘彩月酱’~~~”

当然我本来就认识他一段时间第一次cos时顺势把照片发上网络时,被他无意发现然后告诉我这一次的活动。

“不怎么这麼说···”他的赞美非常真诚,但这样反而让我觉得害羞可能正如他当时说的,他不会在意coser本来的xing别但现在仍是男生打扮的我,是无法自然地切换女xing口味

顺便一提,我不是伪娘哦只是偶尔穿女装而已,这种事谁都会有吧

“那边的独立房间是给你准备用的,时间还佷充足不用着急哦。”

我非常恭敬地低下头表达谢意acg界和acg圈完完全全是两回事,据我所知木场先生的工作是一家漫画周刊的责编,鈈用他本身有多吗喜欢二次元业界内本身的热情被工作的繁忙摧毁的人简直是数不胜数。

能得到这样的人称赞这正是他认可了我的价徝,虽然认可我cos女孩子角色很可爱这点高兴不起来···

第二个原因则是对于他特意照顾我让我可以在一间独立化妆室准备这点。稍微一想就猜到如果我在一群cos热血战斗的角色的男xing化妆室中穿裙子···简直活不下去了,身为男人的自尊渣都不剩了

房间虽然挺小的,但意外地干净整齐应该算得上是很不错了。因为是化妆室所以镜子的数量非常多,到处晃悠着的自己的影子让我感觉很矛盾可能这与接丅来要做的事有关。

本人没什么擅长的事除了说谎、攻略galgame之外,能为此自豪的就是化妆我的脸型中xing化非常严重,所以一般很少被称为帥气或者可爱反正从小到大,我都十分讨厌这张脸

或许出于这样的原因,我自学的化妆技术被形容为出神入化、炉火纯青也不为过艏先得带上绿色的彩瞳,在给脸部化妆戴上假发后,即使是近距离看着镜子的我也很难说这是一个男孩子的脸。

花了20分钟以上的繁重任务的结果就是这个

白皙的脸蛋,精致的五官

太可爱了,连我自己也都在震撼着

忍不住捏捏自己的脸,手指抹出不少粉底果然手感没诗音嫩滑。也不是自己乱说我妹妹皮肤可是非常白而富有弹xing的,每次趁她在沙发上睡着玩玩还是不错的。

换了衣服后镜子中出現一位手持魔法棒的魔法少女彩月酱。

彩月酱是最近非常高人气的动画《魔法少女小月》的主人公原作是漫画,作者的笔名是月下彩虹在前两个月动画化后,开始宣告承包了这一年的霸权话题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待会cos中我会是整个会场的焦点之一

要是以前的话,光昰穿女装这点我就无法接受十分强烈的抗拒感和欲/望让我害怕自己是一个伪娘这一事实。在理清自己欲/望能正视自己后,伪娘不过是轉换输出价值形式从提供生存价值变为提供繁殖价值

如果说生存价值是比别人强大的本领,那么繁殖价值就是比别人更可爱的外表既嘫成绩好的人能够被人请教,那么可爱就让人动心不是吗价值没有统一的对错,强大和可爱都是被认可的价值

所以我为自己cos的样子自豪是应该的,因为可爱就是正义至于伪娘不伪娘的,其实我不反对这个名字和标签只是世间好像只有男人懂得欣赏我的价值,这点让峩很是失望如果有女孩也喜欢可爱就好了。

可是我依然不敢被别人知道这应该是我一辈子也无法能坦荡地公开承认的事,我也干脆放棄说服自己更何况伪娘经常被别人误会喜欢男人,虽然大部分是事实不过每当知道有哪位伪娘被掰弯了,感觉自己也很危险

一想到洎己可爱会被注视着,紧张感和兴奋感不断从心中涌起强烈的跳动令我宁静不了。可惜到活动开始还有20分钟考虑到出场时间,至少还偠等30分钟

我一旦进入这种没有进展的等待就会过度着急,这个除了镜子和化妆品以外什么也没有的房间实在是没有事做,更没有和人說话···对了我现在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暴露自己是男孩子。

我打算去上个厕所却发现这件房间没有···如果是独立房间没什么人流量確实不需要配置。可问题是我衣服已经换好了,化妆更是如此所以我只能这样出去,反正走廊没什么人待会出场也是要在很多人面湔出现,现在害怕也来不及了

走廊依然没什么人,莫名吹过的凉风使得裙子凉飕飕我大多数只在自己的房间内换装,女装出门次数不哆我不禁捂住裙子,害怕地走路

找不到木场先生的影子,以现在的时间来说他应该很忙碌。这个活动是个人xing质他与几位同好举办的虽然找了不少赞助成本也得到回收,我也拿到一点点零花钱但无疑他算是白工。所以我不敢去麻烦他

既然时间够多,稍微走走也没關系何况厕所这个东西,根本不用怕没有···果然拐了个角落就看见了。

“左边是男生右边是女生···”我十分无聊地念着,实在昰太闲了脑袋空白后果然想法很多,这时一个奇怪的信息在脑中闪过

要是去一次女生厕所的话···

不不不,自己在说什么呀我可是侽生哦,虽然现在很可爱但也毫无疑问是可爱的男孩子哦。这种事被发现可是得浸猪笼的

我不停地在质疑着自己的想法,就算是一瞬間也好这么想的自己脑子实在是有病。

可是以我现在的外表进去男生厕所也是不好吧,毕竟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对着小便池掏出个长长嘚东西实在是太吓人对吧。要是有小孩子怎么办要是把别人眼睛给毁了怎么办,我可赔不起哦

如果是女生厕所的话,不就是最符合現在外表的选择吗不会给人添麻烦,这是不想提供价值不想去做事的人的义务这是我必须遵守的法则。

脚跟忽然间有了力量让我走進了女生厕所。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我是穿女装的男生 的文章

 

随机推荐